A-A+

网络:现实的虚拟安慰剂

2014年04月10日 网络

  忐忑的内心需要一支安魂曲,对现实充满无力感的心则更需要安慰剂。

80后、90后走出校园后蓦然发现,原来真实的世界却是如此可怕。于是“寂寞”与“悲催”成为一些在家庭背景条件不占有优势青年人的生活写照。

何以解忧?网络成为青年人最好的安慰剂。在网络上,他们总能找到适合自身的部分。或使用QQ、MSN等聊天,或者在网上玩游戏,或者刷微博分享和窥视他人心情,或者在网上看各种类型的小说……

当现实越加残酷的时候,虚拟世界越加充满魅力,人越是投入其中,以至于虚拟与现实界限越发模糊。这个时候,虚拟也将成为现实的一部分。

他们在逃避现实的同时,也沦为了虚拟的网络附庸。

“对全盘人生热情低下”

下午一点,叶洋被手机闹钟叫醒。此时,阳光顽强的透过贴满报纸的窗户,将狭小的房间照得格外的透亮。

在这个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内,除了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电视机之外,最为显眼的是摆在床上电脑桌的一台手提电脑,电脑仍在闪闪发亮。电脑界面上的QQ界面闪个不停。

叶洋简单的收拾一下,坐在电脑旁边,开始了周末的生活。根据往常的惯例,他会在网络上呆到凌晨4、5点,然后草草睡去。
白天,24岁的叶洋是东莞一家企业的销售代表。

晚上,他是一个总督、国王或者是“杀手”等。在QQ斗地主中他已经达到了总督的级别,在一款网络游戏之中他的角色则是一名国王,而在“杀人游戏”中他则是一位充满智慧的杀手。在不同的游戏中,叶洋转换着不同的身份,享受着各种不同身份所带来的快感。

除了上班之外,他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网络上。

叶洋来自农村,与家乡那些早早进入工厂打工的同龄人相比,他算是一个幸运儿,考上了一所知名的大学,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成功地步入了“精英”的前哨战。自从18岁入读大学接触电脑之后,在周围同学的影响下,他逐渐迷恋上了各种不同类型的游戏。根据他在网上几年所玩的游戏来看,叶洋是一位游戏潮人,什么流行玩什么,不固定于某种游戏,爱尝试新的游戏。

“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总是不敢安心睡觉,因为我不知道如何面对白天的生活。”叶洋说起呆在网络上的想法时说,每当自己想到“未来”、“理想”等字眼的时候,心总会抽搐一般的疼。

于是,每当这种痛感袭来的时候,网络成为了最好的疗伤药剂,能够让叶洋暂时忘记自己身上所承载的父母的殷切希望、恋人对没有房子的抱怨声、工作环境不佳等等不如意的事情。

“一旦上网,所有的烦恼将会通通忘掉。”叶洋说,在网络上总能找到满足自己趣味的东西。

刚开始的时候,叶洋只会玩一些简单的游戏与使用一些简单的软件,但有的东西一沾之后令人沉迷。叶洋清楚的记得,刚开始使用QQ那一段时间内,总能与人在网上聊天到天亮,也总能在QQ上干一些荒唐事儿。比如,想方设法弄到一个女孩的QQ号码,然后冒充神秘来客,与女孩套近乎;或者随便找几个陌生人加为好友,向这些人抱怨生活,说出自己心中的寂寞,寻求陌生人的安慰;扮演各种不同的身份,与不知对方是人还是狗的相互交流……

随后,他则开始玩单机游戏,尝试网游,在网络上观看各种视频与网络文字。除了上课的必要时间外,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献给了网络。几乎成为宿舍宅男。

叶洋将自己毕业之前与毕业之后的生活两相比较,他猛然发现,除了将以前上课的时间换成上班之外,他的生活内容竟然没有丝毫的改变。唯一变化的是,自己“宅”的地方从以往的大学宿舍变成了空气总散发着各种味道的“城中村”。

叶洋说,他现在的生活状态正如日本学者、《下流社会》作者三浦展所言,全面沦为下流社会中一员。他不仅仅拿着可怜的工资,而且在沟通能力、生活能力、工作意愿、学习意愿、消费意愿等的方面显得全面下降,也可以说是“对全盘人生热情低下”。

叶洋已经分不清楚是他原本性格如此,还是网络改变了他。如今,他仍离不开网络,一是没有勇气,二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取代它。

“游戏带给我归宿感”

在所有的网络项目中,网络游戏最能满足人的内心需求,因而更加受到青年的追捧。随着网络游戏日益商业化,人文气息的逐渐丧失。追逐利益的商人们紧盯玩家钱袋子的同时,也逐渐根据人的心理,带来各种各样、风格各异的网络游戏。

根据腾讯发布的一项针对80后使用网络时间的调查显示,超过50%的人每天玩网络游戏超过4个小时,不足一小时只有13%。网络游戏超过2小时的人数多达80%以上。网络游戏占据了上网人员的多数时间。

“巧妙的游戏设置,在玩家通向虚拟辉煌的成功大道时,玩家也逐渐沦为了网络游戏的附庸。其实,网游提供的成功的幻觉是一条通往奴役的道路。”叶洋说,凌晨3、4点偷菜,花钱提升QQ等级速度,花钱购买QQ靓号,升级游戏装备。“每时每刻,你都将沉浸在网络带给你的压力中。”

“我们沉迷的不是游戏,而是游戏给我们的那种归宿感。我们沉迷的是这四年来的朋友和感情,是这4年来的眷恋和寄托。”当《魔兽世界》因网易与九城争夺代理权而陷于停摆的时候,一位《魔兽世界》的玩家回顾了玩《魔兽世界》的一幕幕,怒斥网游代理商破坏了他们的精神家园,“不能拥有每小时4毛钱的廉价娱乐。”

“《传奇》伴我渡过整个初、高中的青葱岁月,现在玩玩,是一种怀旧。”一位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的《传奇》玩家笑着回忆自己勇猛的青春时代,那个时候,如果两个人之间有了矛盾,双方带上两帮人在《传奇》中厮杀一番,如果败了还不服气,然后约一个地点,在现实中继续干上一架。打赢了喝酒庆祝,打输了鸟作兽散,四下逃窜,寻思着纠集人员找回场子。又或者是玩《传奇》接恩怨,引发争斗……

然而,网络游戏却也有它并不是太美好、甚至显得暴力的一面。

2003年,格斯·范桑特执导,由丹佛校园枪击案改编的电影《大象》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影片讲述的

一个普通人高中生活,时常受人欺负的“患难兄弟”Eric(Eric Deulen)和Alex(Alex Frost)对纳粹形象和暴力游戏非常迷恋,曾在互联网上订购了枪支。午睡过后,两人进行一番简单的策划,身穿美军野战装、手持冲锋枪走进校园,开始大开杀戒。

《大象》写实性的镜头使观众忘记了导演主题上的简单粗陋:将青少年疏离、冷漠、热衷暴力的生存状况与网络和电子游戏呈现的虚拟生存直接联系起来,进而引发了一股讨伐青少年网络文化的新浪潮。

得益于严格的枪支管理制度,这样的案例在我国几乎不可能发生。但其透视出的网络和电子游戏所呈现的暴力、血腥等消极因素,在我国也仍是不可否认的存在事实。因受到网络和电子游戏的影响而衍生出的暴力犯罪案例也时有发生。国内也不时出现一波一波对青少年网络文化的讨伐浪潮。但这丝毫不能改变网络与电子游戏在年轻人心中的地位。

廉价的快乐

如同70后遭遇电视、武侠与言情小说,80后、90后的诱惑来自网络。不论是遭遇社会呈现的板结结构困境,让一些无背景的年轻人在市场竞争中失意,还是受累于“无知无觉”的平淡生活。游戏能够提供一种虚幻的成功感觉,或者给人种下怀旧因子。因为网络能让人快乐,所以它总是有理由成为青年人生活的一部分。

网络的妙处在于它的极大丰富,换句话说,大多数人都能找到自己钟情的那块踏板。爱读书?有电子书;爱玩游戏?有网游;爱聊天?QQ,msn,泡泡,必有一款适合你;是色情狂?那你算找对地方了;爱八卦?有微博;偷窥狂,虐猫狂,恋足癖?你都能轻点鼠标找到欢迎你的组织。

只要一台电脑,一根网线,一个网上账号,人就可以在上面得到自己追求的东西。无疑,这是一种实用和廉价的快乐。只需要你有一颗克制的心灵,不被商家所忽悠。

于是,叶洋可以边看着自己喜爱的周星驰电影集,边使用QQ与好友聊天,又或者是溜达到某家购物网站,看看哪一种手机正在流行。做这些,除了电费之外,基本上不用花钱。

叶洋说,自己除了加速QQ等级升级速度加入会员以外,偶尔在一些玩某一款游戏初期充点钱外,就没有太大的花费,“手中的闲钱不多,玩的也尽兴。没心情出去逛街、旅游,也能享受网络带来的廉价快乐。”

如今,在任何一款网络游戏中,几乎都是盯着玩家的钱袋子。虽然你不花钱,也可以在游戏中存在,问题在于你能否能够停留在廉价的快乐上面。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能够享受这样的一种廉价快乐,他们需要在更大的舞台展现自己的实力。叶洋的一个舍友阿男,父亲是重庆某银行的行长,经济条件较好,光是玩某款国产网游花费近5000元,相当于当年的一个学期的学费。

游戏会悄然改变你的心态,游戏中散发的恃强凌弱和功利主义的“社会准则”,日趋明显。无论是在网络中还是在现实中,金钱的拥有量主导着你的成功。

游戏厂商会针对玩家心理设置各种收费项目,让玩家通过付出金钱同时,赋予玩家更强的力量。阿男告诉叶洋说,如果不付出金钱,你只不过是个陪衬。“只要付出金钱,你在游戏当中就获得了主宰他人命运的力量。这对充满好胜心的人充满诱惑力。”

那么,离开这样的一种快乐,你会有怎样的感觉呢?叶洋说,曾经有段时间,每当下课铃响之后,他都会直奔宿舍,立马打开电脑,然后不知所措。“遇到停电的时候,所有的上网的人立马像发了疯一样的狂喊狂叫,不知为何?”

叶洋记得最深刻的一次,阿男在一个游戏中被人秒杀,愤怒地抬起拳头狠狠砸下桌子,然后有些歇斯底里咒骂同伴与对方人员,状若发狂。

现在,叶洋仍离不开网络的安慰。只要工作中遭遇不顺或者人际关系处理不好的时候,他总会到网上找一个游戏玩玩或者找一个素不相识的网友大发雷霆,通过骂声发泄心中的不快。

“享受不了高级的物质享受,只能在虚拟中寻找一种简单的发泄。”叶洋说。

生活 一道厚重的墙

如今,叶洋越发不能离开网络。因为只有触碰到网络,他的心才能感到踏实。

2004年2月2日,《时代周刊》亚洲版一篇名为《新激进分子》的文章聚焦报道了中国“80后”一代。文章称:“在这个国家,年轻叛逆者的数目正在如此迅速地扩张,就像美国垮掉的一代和嬉皮。他们已经有了他们自己的名称:另类。这个词曾经是贬义的,意指品格低劣的流氓。而在今年最新修订的《新华词典》——中国最权威的词典中——对‘另类’的解释则是‘一种特别的生活方式’,不再有贬低的含义。”

这一期的封面是北京少女作家春树。与春树一起成为报道主角的是韩寒,曾经的黑客满舟和摇滚乐手李扬,他们被认为是中国“80后”的代表。

“另类”成为海外媒体给中国年轻人贴的第一个标签。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青年一代有了更多或褒或贬的标签:Me Generation(自我的一代),简称为“M一代”,认为新一代是个人主义的一代;另一种把80、90后称之为“鸟巢一代”,认为新一代是代表中国未来的一代,是充满希望的一代。

叶洋也确如媒体描述一般,高中时期也出奇的叛逆,大学的时候表现的充满朝气。但是当他踏出校门的那一刻起,他发现世界原来不是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现实将叶洋曾经所有的理想无情的击碎。

从毕业至今,叶洋只工作了两年,但至今银行存款不足三万元。“在一线城市,连1平方米的房子都买不到。”叶洋说,原地踏步的工资,日益增加的生活成本,让自己的财富积累计划显得异常可笑,至于买房买车,那更是一种遥远的梦想。

如同英国行为心理学专家唐纳·道森认为,当代社会以经济水平衡量个人地位的观念也让年轻人不堪重负。“年轻人面临着为证明自己而引发的重重压力。他们必须通过不断努力来保持某种形象。这意味着,他们很可能以失败和空虚结束这段奋斗历程。”

叶洋毕业两年最大的感受,生活真的很不容易,时常觉得背负着一堵厚厚的墙,快被它压得喘不过气。“睁开眼睛,看不到未来路,心在迷茫中透出一丝失望。”

叶洋说,开始工作的那段时间,工作特别卖力,以期获得领导的重视,获得提升的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自己的身边一切原来是一成不变的。一段时间之后,他开始讨厌自己的工作。按部就班,毫无新意,令他觉得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因为自己没有改变的勇气,只能将就着目前这份工作。”叶洋说,如今工作不好找,好一点的工作单位挤破头,需要疏通关系,自己根本得不到任何机会。

叶洋不是一个个案,根据某媒体面向全国,样本量达到3000多人的一项关于“80后”生存状态调查显示:六成以上的80后无法承担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五成左右没房没车、没有结婚,担任高级职务的不到一成,月收入低于3000元的将近三成,将近一半人工作变动频繁……

糟糕的生活状态让年轻人开心不起来,无处发泄的青年们,在网络上汇聚。一颗颗失望的心在网上汇聚,“寂寞”与“空虚”的情绪在网上聚集,每一个人都能找到共鸣者。

网络是最好的疗伤地,在治疗心伤的时候,人的精神也与机器气质相通。虚拟冲淡了现实的忧愁,人迷醉的同时,也失去了现实中的机会。

晚上8点,幸运挤上公车的叶洋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出租屋。打开电脑,叶洋开始自己另一种生活。这个时候他不再是被生活压力所迫的小职员,他是国王、总督和“杀手”。



Copyright © 鼎极科技云站点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