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用阴谋论分析“央行VS第三方支付”

2014年03月18日 电商, 金融

最近,接连发生了两件央行和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故事,先是暂停了虚拟信用卡和线下二维码支付,然后又传出要对支付宝的转账金额作出限制。两件事情一出,人民银行被网民骂了个底朝天,例如著名作家连岳就在微博上说,“央行纯白痴,早死早好”,并得到了很多认同转发。

 

很多人认为,央行不是在履行监管职责,是因为支付宝动了银行和银联的奶酪,所以出来当打手帮银行和银联挣钱。在这种阴谋论的指引下,讨论的问题不是支付宝该接受多少监管,而是成了央行有没有资格监管,任何对支付宝的监管都成了阻碍互联网创新和给银行银联当打手。既然是阴谋论,就没法证明肯定没有。所以不妨换个思路,进一步用阴谋论分析最近央行和支付宝间的关系。

 

阴谋论需要有两个前提,1.谁获益最大,谁就是凶手。例如,封杀支付宝对银联最有利,那银联肯定是凶手。2.主角不怕舍近求远,用最麻烦的办法谋求小利益。例如,尽管央行在半年前就废止了对银联有利的好几个文件,但是他现在不介意用文件暂时叫停这种低效率的办法帮助银联。

 

别忘了,上面这两条都是歪理,咱们只是用阴谋论的逻辑把故事继续讲下去。

 

先说叫停虚拟信用卡这个事情。人民银行的文件是在2月13日分别下发给支付宝和财付通的所在地的人行中心支行,文件内容和实物照片在当天晚上就有新闻媒体拿到,3月14日大量新闻出现。

 

所以,第一个问题是,人民银行的红头公文这么快被全文转给媒体,究竟对谁有好处?显然对人行没有好处,文件里也提到了要“减少舆论影响”,说明央行已经预见到这个监管措施的影响。对银行和银联显然也没有好处,目前激起的民意全是挨骂,而且现在不仅觉得银行和银联“死掉”无所谓,甚至央行也该一起“死掉”。更进一步,所有网上能看到的文件都是发给杭州的,同时也发给深圳叫停微信信用卡的文件却始终没露面。那么,受益者只能是……所以故意把文件内容这么快捅出去的凶手是……

 

这时,肯定有人要说了,互联网金融本来就是新闻热点呀,这么大的事情一出来肯定大家都关心,不一定是有人故意泄露炒作的。嗯,如果这样一分析,疑点就更大了。

 

同样是3月14日,暂停虚拟信用卡的新闻漫天飞舞的时候,下午又传出了另一条重磅新闻,央行向多家机构下发《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手机支付业务发展指导意见》草案征求意见,要对第三方支付进行限额管理,是支付宝们的生死时刻。

 

上面这条新闻同样事关重大吧?监管要求不比暂停虚拟信用卡轻吧?可为什么这条新闻在3月14日才被爆出呢。根据《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这条重磅新闻的内容在3月11日就下发到第三方支付机构了,3月13日就结束征求意见了,却偏偏一直等到3月14日央行叫停虚拟信用卡之后才突然被爆出来,根据意见稿中的“个人支付账户转账单笔不超过1000元,年累计不能超过1万元”,还有人解读成央行不允许大家往余额宝里存超过10000元了,两条新闻叠加引起更多的网络谩骂。

 

所以好玩了,两条分量差不多的重量级监管新闻,一条还没有下发到第三方支付公司手里,就被抢先爆料;另一条早早就下发到第三方支付公司手里,新闻界却按兵不动,等着和之后发生的叫停虚拟信用卡一起出击。那么,受益者只能是……让两个监管文件形成一个新闻点逼宫的凶手是……

 

不胡闹了,以上阴谋论的分析统统靠不住,就像那些分析央行给银行银联当打手的阴谋论一样靠不住。无论是银联还是支付宝,都不会绕着弯给自己谋小利,那样不划算。获利最大的也不一定是凶手,因为上面这种新闻侦探分析出的利益,未必是真实的长远利益。

 

央行早在2010年9月1日起施行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里,第四条就明确规定:支付机构不得办理银行业金融机构之间的货币资金转移,经特别许可的除外。请问这几年,这个管理办法影响大家用支付宝在银行卡之间转账了吗?这是一个擦边球。把银行A的钱先转到支付宝,再转到银行B,管理办法没有明确规定这到底是不是银行间资金转移。但是第三方支付的规模不大,中国的银行业又需要外部力量激发活力,可以暂时容忍,不代表这种擦边球“法无禁止即为可”。

 

在金融界,这种对擦边球的容忍并不常见。银行间资金流动要么走人行大小额交易系统,要么走银联,绝对不允许银行间直接拉根线结算,更不允许银行自己也搞个第三方支付公司。这种监管对银行也没什么不公平,因为银行这个体系很重要同时很强大,自然需要接受更严格的监管。相比之下,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接受的监管就比银行宽松一些,保险公司则更加宽松一些。与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的监管相比,第三方支付这种小角色接受的监管已经宽松了不知道多少倍,只有人民银行从管货币的角度进行监管而已。

 

容忍创新的监管宽松一直都有,否则的话,直接要求支付宝接入银联网络进行交易就好,哪里会像现在这样银联拿支付宝一点辄没有。但是监管宽松也有一个前提,就是体量不能太大,确保不会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现在,支付宝和财付通的背后都是市值千亿以上的巨头,影响力也从线上杀到了线下。同时,环顾全世界,中国居然在互联网金融方面是全球领先的,想寻求监管经验都找不到。所以,各方都不该试图动用民意逼宫,民意这个东西现在要求更自由的市场,一旦出了问题必然翻脸指责政府没有管好。只有心平气和地长期利益博弈,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改革节奏。

 

柯立芝繁荣时代的美国,比现在的互联网金融更充满了喧嚣和欺骗。庞氏骗局就是开始于柯立芝繁荣时代,非法集资也在那个时代相当昌盛。最后到了1929年经济危机的时候,种种的泡沫和繁荣灰飞烟灭,只剩下被骗者无助的惨叫和对当时美国政府不监管的抱怨。这位信奉自由市场的柯立芝总统,认为“少管闲事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或许,那些忘记了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只惦记“法无禁止即可为”的人们会喜欢柯立芝时代吧。

作者:看不惯你老黑我



Copyright © 鼎极科技云站点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