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面试前,让我们翘个脚吧!

2013年05月29日 社交

假日的门诊区原该冷冷清清,今天却大不相同。候诊区里挤满了人,却静悄悄一片,大多数人都低着头埋在书里。

原来今天这里是外科专科医师的口试会场。外科医师算是愿意接受挑战,抗压力也极高的一群人,通常会被医院的同事形容是「心脏很大颗」的角色。然而遇到专科医师口试,谈笑风生的外科医师也噤了平时的大嗓门,多数人选择低着头看手机、看笔记,有的人双手抱胸、闭目调息,原本在休息时会大剌剌张开的腿也缩了回来,深怕会应付不了口试小诊间里豺狼虎豹似的外科大教授们。

当我们面临挑战时,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将自己渺小化。我们的心智改变了身体语言,看看这群至少受训满四年的外科医师低头抱胸的动作,透露出正处于担心、不知所措的状态。身体语言除了会透露自己心里的紧张外,还有些人是刻意地将自己变渺小。我们相信用这样的身体语言会影响别人怎么判断自己,因此在这样一个面试的场合,我们保守地选择不出错的做法,希望让自己看起来不是个浮夸的年轻人。

所以,当我们想到身体语言的沟通,我们会想到怎么靠对方的身体语言判断他人,进行良好的沟通;也会想着别人怎么判断我们。但是,我们很少会想到,身体语言其实也会改变我们的想法。

来自哈佛商学院的Amy Cuddy与来自哥伦比亚大学Dana Carney做了个实验,他们找来42位受试者,并把他们分成两组,一组人被要求做出具有掌控权的动作,像是把手臂大大地张开、把下巴抬高、或是双手叉腰,任选两个姿势各做一分钟,也就是总共两分钟的意思;另一组人被要求做出两种低姿态的动作各一分钟,可能是摸摸自己的脖子、低着头驼着背、身体蜷曲着、让自己看来小小的,亦是共两分钟。

为了不让受试者受到暗示,所以研究员帮受试者贴上心电图的电极片,然后跟受试者说:「为了准确测量心脏的生理反应,所以需要保持某个特定的姿势。」如此一来就不会让受试者察觉到该姿势的意涵。这样就更能确认是「由姿势影响荷尔蒙的变化」。

在做完姿态实验之后,随即会进行赌博测试。研究员给每一位受试者2块美金,受试者可以选择保留2块美金,或者参与赌博以赢得4块美金。亦即用「愿不愿意接受赌博」来衡量风险承担能力。

实验过程都有录像证实研究对象有照指示做动作。在这两分钟的之前与之后,研究者会收集受试者的口水,而且迅速冰冻起来,以研究其中睪固酮荷尔蒙(testosterone)及肾上腺皮质醇荷尔蒙(cortisol)的浓度变化。

我们需要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是这两种荷尔蒙。在人类及其他动物里,睪固酮的浓度可以反映及强化主宰权力,增加支配的行为,而且,这些行为还会继续进一步地让睪固酮浓度继续增加。例如当我们想要进行一场对决,或是已经对决成功后,体内睪固酮的浓度会上升。相反的,假如我们输掉这场比赛的话,体内睪固酮浓度就会下降。

而我们体内除了睪固酮荷尔蒙会影响力量的展现之外,还有另一个压力荷尔蒙─肾上腺皮质醇─也值得一提。握有权力的人常常会有较低的「基础肾上腺皮质醇」。

虽然有时在医学上,我们会抽血检测病人是否有「急性」或「短期」的肾上腺皮质醇升高,来看看他们是否能有适应或应付突然间病痛的能力;然而,若是「慢性」或「长期」的肾上腺皮质醇升高,则会发生在一些权力较低的人身上,和部分免疫功能失调、高血压、及记忆丧失有关。有些学者认为低权力位阶的族群容易有与压力相关的疾病,部分原因就起因在长期升高的肾上腺皮质醇浓度,让他们对压力反应太大。

灵长类里的强势男性有大量的睪固酮和低量的肾上腺皮质醇,高效能的领袖人物也有大量睪固酮与低量的肾上腺皮质醇,代表着强势领袖有着高睪固酮强化支配统治、肯定果断、也充满力量,另外还配上了低肾上腺皮质素让他不要对压力反应过度,能轻松以对各种情境。于是这个研究为了探讨个人会不会因为姿势改变造成身体也产生「强势」的力量,就选了这两种贺尔蒙做探讨。

结果Amy Cuddy与Dana Carney发现,在摆出有掌控权姿势两分钟这组人的血液里,「代表力量」的睪固酮浓度中增加了20%,而「反应压力过大」的肾上腺皮质醇浓度则减少了25%。相对地,摆出低姿态两分钟的这组人睪固酮下降了10%,但肾上腺皮质素增加了15%。

而在赌博测试中,有86%摆出有掌控权姿势的人会选择赌博,但只有60%摆出低权势姿态的人会赌。研究人员由此推论,摆出掌控权姿势的族群对风险的容忍度也提高了。

这份刊载于2010年《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上的论文指出,只是具体做出两分钟身体姿势的差异,已经足以让一个人由外而内地改变,让心智系统及生理系统都更能应付复杂及有压力的环境,还可能会促进建立信心及增强表现[1]。我们可以先假装,假装自己很有力量,而随着时间过去,这些小小姿势上的变化可能会继续强化我们的生理及心理的健康。作者建议,「用身体改变生理及心理」这一招可以用在工作面试、对大众演讲、向老板提出异议、或是承担盈利颇丰的风险等时机,只要在自己的房间、电梯甚至厕所里认真地摆出「充满能量的姿势」,心理和生理都会因此而获得力量。对于颓丧、充满无力感的人们应该会大有帮助。

所以,不要等到当上经理人才开始翘脚,应该要借着自己的身体扩张领土,让心智上也有力量跃升。不过应该有人还是会摇摇头说:「这样听起来也太假了吧。我明明是落衰到不行,难道还要假装自己是个A咖吗?假久了,难道真的会是我的?」哈佛研究者Amy Cuddy深知有些人并不想要听起来这么假,就算达成目的也怀疑自己像个骗子,是个假货,因此她在TED上分享了自己曾经「不配成功」的故事。

Amy Cuddy说,她在19岁时发生严重车祸,导致脑部重伤,智商大降,让她比同窗多花了四年才完成大学学业。她接着挣扎地进入普林斯顿,就在第一年研究生演讲前夕,她吓坏了,她怕被大家看穿她就是个智商不足,不配进入普林斯顿做研究的学生,因此打电话给老师说她准备要逃跑了。她的恩师告诉她没这回事,要Amy Cuddy假装自己是个正牌合格的学生,即使腿也瘫了、内心也怕死了、还是要继续讲,直到这件事情内化到她的一部分为止。靠着这些叮咛,Amy Cuddy熬过去了,甚至还成为哈佛商学院的助理教授。

之后,有个女学生垂头丧气地来办公室找Amy Cuddy,说自己「不配在这里」。在那时刻Amy Cuddy突然发现两件事,一是自己再也没有这种「不配在这里」的挫折感,另一是她要帮助这个同学假装,然后成功。Amy Cuddy对这位女同学说了恩师对她曾说过的话,要女同学假装自己充满力量,几个月后,这名女同学真的脱胎换骨。因此Amy Cuddy强烈建议大家,不要等到成功才要展现力量,在成功之前都表现出畏首畏尾或紧张兮兮的模样。而是要先假装自己很有力量,不管在电梯、在洗手间、在自己的桌子前,都可以靠着改变身体姿势成有力量的动作两分钟,这样持续内化的功课能让自己得以表达最棒的那一面,之后就会让自己真的变成个有力量的成功者。

这听起来也太励志了。难怪影片从2012年10月上线之后,马上跃升为最多人观赏TED影片的前三十强。当然,如果我们这辈子就只做这么两分钟的有权势姿势,应该是不会因此而影响人生的。这个过程更重要的该是持续累积与正面回馈,要像燕麦片广告词所说的「天天吃、不间断」,才能不断发挥更正面的力量。记住啰,下回面试前,翘个脚,让身体充满能量吧!

作者:刘育志、白映俞



Copyright © 鼎极科技云站点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