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试客”包装下的积分墙孪生兄弟

2015年09月14日 移动

对于移动游戏的从业者而言,积分墙已经不是一个新鲜名词了。从开发者的角度看,如果想要直接花钱购买用户量,找积分墙往往可以达到目的——在业内,这个词叫“换量”。用户下载行为同时也会影响该应用在App store中的排名,从而吸引更多自然用户的导入——这看上去的确是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试客”包装下的积分墙孪生兄弟

常见的积分墙应用会向用户展示各种积分任务(下载安装推荐的优质应用、注册、填表等),用户在嵌入积分墙的应用内完成任务,就能得到积分。积分可以用来换购现金,也可以用于兑换其他奖励。在宣传中,积分墙看起来能够满足各方的需要——用户得到了奖励,积分墙运营者得到了提成,而广告主得到了用户。

但是等等,别忘了这个各得其所的游戏,它是有庄家的——苹果公司并不喜欢这样,苹果曾于2012年发表警告称:应用开发者如果使用第三方服务来获得App Store的高排名,苹果可能会直接将其应用下架。苹果的逻辑非常清晰,苹果希望App Store的排名能够客观反映“某应用的质量及受欢迎的程度”,如果有任何人可以用任何方法直接操纵排行榜,那么用户将可能只能看到那些“不那么优秀的应用”——这会导致苹果的生态圈严重受损。

积分墙始终处在这个灰色地带中,它看起来比刷榜更加“合法”,效果又比其他手段更加直接。所以即使在苹果屡屡调整算法规则的情况下,依然有不少新晋挑战者出现。这些挑战者通常以“体验师”、“试客“的形象自居,他们有精良的推广文案,有些还配了明快的卡通人物。现在,他们为了配合iOS 8的热门搜索功能,还想出了新的推广流程——他们现在试图干扰“热门搜索”以及关键词的搜索结果。

 不止于换量的积分墙

“试客”包装下的积分墙孪生兄弟

本次故事的起因是源于一个名为“_试客招募中心”的微博帐号。当触乐网的记者发现这个微博帐号时,它正在以“试用应用也能赚钱”为口号推广一个微信号。我们通过这个微信号添加了一位名为“番茄炒鸡蛋”的微信用户,在双方成为好友不到一分钟后,“番茄炒鸡蛋”连续给触乐网记者发送了包括链接、试客新手流程图和常见问题解答在内的一大堆东西。好像一个称职的淘宝卖家一样,对方的操作非常娴熟,文字介绍十分简练,重点内容还使用了红色下划线标粗或加括号的方式进行强调。似乎还为了搪塞一部分小白用户,Q&A上还特意强调了一句:“真的特别简单,不懂的再咨询我”。

触乐网记者通过对方发来的链接关注了一款名为“应用试客”的公众号。该公众号通过微信自定义菜单接口,特别是“开始赚钱”的栏目,打开其实就是一个积分墙,但又有些不一样。

“试客”包装下的积分墙孪生兄弟

用户通过积分墙,会跳转到应用详情页——第一步,需要复制广告主想要推广的关键词(如《剑圣传奇》的推广关键词“剑圣”;《我是死神》的“我是死神”,《折800》的“购物”)。注意,这些关键词可能并不是手游本身的名字,而是与之相关联的常见搜索;第二步,跳转到App Store搜索页,粘贴关键词;第三步,找到相对应的图标,通常在应用详情页指出该应用在搜索页的大致位置。

用户下载指定的手游,并试玩5分钟,就能分到两元的收入。新手玩家往往会有5个左右的任务,新任务则通常会在每天10点更新,但也有一部分试客用户抱怨道,“一周都没有新任务”。

这一套流程和之前的积分墙操作流程并不相同。在开始这套流程之前,用户需要首先下载一个专用App。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一款“正规”的iOS应用,你在App Store里根本找不到它,事实上这款应用是开发者通过iTunes企业级开发证书,使用自己服务器向用户提供的。

“试客”包装下的积分墙孪生兄弟

应用本身没有菜单功能,它的唯一作用是记录用户的IDFA(广告标识符),并跟踪用户是否下载及试玩足够时间——这也是开发商与广告主进行最后结算的一种依据。为了确保这一点,这款应用会持续提醒用户:“试玩过程中请时刻保持后台运行”。一旦用户达到试玩要求,公众号会直接推送试玩成功的消息,并有2元人民币的奖励分成。

为了刺激更多玩家下载产品,应用试客的公众号内置了“排行榜”,排名第一的正是上文出现的“番茄炒鸡蛋”——截至11月7日16点,他已经得到了——至少被宣称得到了3.49万元。按照奖励规则所说的,“你邀请的朋友,前10次成功试玩,每次可以获得额外1元的邀请奖励”估算,番茄炒鸡蛋邀请了至少超过3000名用户。

“试客”包装下的积分墙孪生兄弟

此外触乐还得到一份来自试客的商务合作文件,整个PDF以11张信息图组成,整体似乎在说:“买我、买我!划算、划算!”试客的商务跟“乔装”为小开发商的记者强调:“我们给到你真实的量的同时,还可以帮你提升搜索排名。通过搜索排名给你导入的自然量可以影响分类榜单排名以及苹果的热门搜索。这些带来的流量,我们都不跟你另外收钱。”

 世通宝与它背后的ASO业务

根据微信和微博的公开资料,应用试客属于北京世通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业务说明是 “致力于提供移动端应用搜索优化(App Search Optimization)的外资解决方案提供商”。由拉勾网提供的公司官网,跳转到一个名为ASOU.com的英文站点。ASOU提供的业务包括跟踪应用下载量、不同搜索关键词的导入下载量、不同时间段的关键词导入变化等。另外,该公司的其他业务还包括应用差评追踪,分析各家App在美国、日本和中国地区的主要搜索关键词(App Annie也有类似的功能)。

根据企业的工商资料,应用试客(北京世通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黄世正,还创立了名为阿搜(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台港澳法人独资)和阿搜(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后者的自然人股东中,还出现了58同城的创始人姚劲波。

很显然,三家公司其实是这条产业链的上下游关系。ASOU提供的关键词搜索和下载数据分析,为应用试客招徕客户;而应用试客提供的积分墙服务,可能也包含在“项目中ASO服务”中,甚至还能用ASOU的数据给推广效果背书。

“试客”包装下的积分墙孪生兄弟

写到这里,我们还必须提一下什么是所谓的ASO服务的起源。早在2009年11月4日,Johannes Borchardt认为App Store中的应用数量逐步爆炸,开发者的应用越来越难以被用户找到,于是他将“通过某些手段提高应用商店中产品曝光度”这一过程命名为ASO。ASO本身是一个中性名词,但问题在于太多的人宣称自己的行为是ASO。合规的方法当然是使用正规的产品营销、优化游戏介绍等手段提升应用在App Store中的排名;但当然也有不合规的方法,通过机器、算法、人肉等技术方式直接干涉应用的下载和评分,使应用获得超过产品本身质量所该有的排名结果。

通常的积分墙,通过积分墙跳转换量的方式,只能影响到应用的排名,导入一些自然流量,到此也就截止了,但ASO的试客不一样,除了继承了老式积分墙的传统,同时复制关键词搜索,能够提高某一关键词下某个具体应用的排名结果。

“试客”包装下的积分墙孪生兄弟

举个例子,同样是搜索关键字“刀塔”,原本你应用排名第10名,通过这种人海式的搜索下载,就能影响“刀塔”这个关键词下的排名。如果普通玩家也搜索“刀塔”关键词,排名靠前的手游就更容易受到青睐,导入用户忠诚度相对也比较高。一旦用户的基数够大,甚至能影响“热门搜索”的结果。

“试客”包装下的积分墙孪生兄弟

 花样翻新的操盘手法

2012年苹果的警告,并没有起到“令行禁止”的作用,特别是在中国区的榜单上,你总是能看到一些刷榜、换皮、写着一脸圈钱的手游登上榜单,花样翻新的积分墙等刷榜方法,也让新晋的游戏开发者摸不清推广的水有多深。

在“试客”之外,触乐网记者还发现一款名叫“应用体验师”的产品,它也是通过微信公众号推广、也是需要预装一个跟踪用户行为的App,也是要复制关键词再下载,但是它的回馈模式由直接发钱变成了改送积分,用户用积分可以兑换话费(1000积分=1元)、现金、优惠券等物品。当我向应用试客的商务提及这款产品时,他告诉我:“那是抄袭我家的。”

“试客”包装下的积分墙孪生兄弟

在触乐网记者进入“应用试客-问题群”进行提问后,我的QQ多了四五个弹窗,这些QQ用户热情地邀请我使用诸如“赚钱高手”、“应用体验师”之类的工具,并多次催促我“试客做得不好、你已经装上了我们的应用体验师吗?”或许,这个官方群的管理人员也完全不知道,在自己的用户中潜伏着如此多来自竞争对手的“推广人员”。

在游戏业界类似灰色现象很多,一款游戏通过更改应用的图标和名称,扫不同类型玩家,这个过程在业内的术语称作“洗用户”;有时,同一款游戏在不同渠道有着不同的名字和游戏图标,由此尽可能多地提高游戏曝光率;一些明显会公开下载的免费游戏,却会先以收费的模式上架App Store,砸钱刷付费榜的排名,然后以伪装成“限免”的方式(实际是永久免费),吸引不知情的玩家。

被蒙在鼓里的玩家,谁又曾想在看得见的应用榜单的惨烈角逐背后,恰是灰色产业链上数量众多的其他“操盘手”的鼓噪而为——它们调度着手中的“玩家”,暗自操纵那榜单背后看不见的厮杀。